李自国:《黄甲著:说文解字二题》

作者:李自国 | 来源:太阳城手机版 | 2019-01-17 | 阅读: 次    

  导读:李白国,1980年开始弃医从文,出版有专著《第三只眼睛》《告诉世界》《场——探索诗选》《生命之盐》《西村诗话》等12部。作品获第二届四川省文学奖(1988-1998)等重要奖项多次,并入选百余种选集。 1998年就读于第四届鲁迅文学院作家班。现为《星星》诗刊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协主席团委员、国家一级作家。




在麻羊之原乡,鹅黄的火
沸点在满城尽现黄金甲的小镇
风生水起的黄甲
在仓颉造过字,许慎嚼过黄字的黄甲

黄,是一种高颜值的饲料、一个姓氏的祖先
一种昂贵的重金属、一条河流的皮肤
而黄甲的黄就不一样了
它是一坐牧马山,一段美食天堂的神话
一碗羊肉汤在嘴里、脑里、皮肤里的痒
有了黄甲,就有黄乙,黄丙,黄丁
一直黄下去,黄入冬至将至
去黄二娘羊肉山庄,喝碗羊肉汤
冬,就变成了夏,黄入冬瓜
就能碰见,黄世人与一只羊在吵架
为争抢108道菜肴,道道见羊
连跳尖尖脚独舞的白毛女
在黄甲,也变成一只黄甲麻羊

还是黄,让街道变空港,让星星
变成八月十五的黄月亮
到了仲春,黄入校园的草地
就变成黄甲小学、黄甲中学
校园内外,全是些砺志、笃行
创新的小麻羊。黄到了檬子社区
编花环的姐妹,像粘花惹草的小蜜蜂
花冠上的那只鸡,生出一屋蛋黄

黄甲像闹钟,唤醒你的黄金梦黄粱梦
黄甲像肥皂,洗濯你的山坡和荣辱
黄甲因麻羊既是一种容貌
黄甲因美团又是一种靠山
黄甲让古蜀国的蚕丛,睡着的桑都笑黄了
黄甲是一部舌尖上的译制片
一种入了黄泉,也要用麻羊,去富甲天下



古老的麻,嘴上的麻
喝了麻羊汤的麻,有了麻羊的吃相
有了麻麻杂杂的酒局、饭局
有了麻羊的选美赛,麻羊的开门红
写出的诗,全都是些二麻二麻

麻,是麻婆豆腐的麻,麻辣凉粉的麻
打麻将的麻,吃麻辣夫妻肺片的麻
是用黄甲,麻辣姿色一条街一只蜀龙
咩咩那些黄褐色皮毛,让它夹杂着
黑色斑点的羊,解甲归田的小麻羊

遛弯黄甲,三叶街上的麻字在看我
看我脸上,有没有芝麻
看我打谷的双脚,像不像地里长出的麻花
看我晾衣的胃镜肠镜哈哈镜
是局麻?无痛全麻?还是肉麻、人麻、天麻?

麻羊,麻羊,麻出一流的眼光
就能让小镇变成精品,被八方游客揣走
麻羊让双流人的眼珠变明珠
变汽车的滚珠,变致富的算盘珠
麻羊是石,敲打出皇城老妈的麻羊火锅
麻羊是火,点燃腊月正月的龙灯
麻羊是灯,擦亮黄昏的路
麻羊是路,引你走向波音的天穹

诗,一写就写得成都的阴天发麻
也写入口干舌燥的都位
面对那些吃着麻羊,还指桑骂槐的人
我只好很烧脑地甩他一句
你妈卖麻……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叶延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秘书长、《诗歌地理》总编辑祁人,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新泉,《中国诗歌》执行主编谢克强,中诗网主编周占林,《星星》诗刊副主编李自国,《草堂》诗刊执行主编熊焱,《绿风》诗刊主编曲近,《大河诗刊》主编高旭旺,《深圳诗刊》主编李犁,《诗林》副主编安海茵,《上海诗人》副主编孙思,《大诗歌》副主编程立龙,《重庆诗人》副主编金铃子,《禾中诗刊》主编柏常青,《中国诗人》主编唐成茂,无锡城市学院教授王学芯以及成都本地的徐文中、刘福宇、刘小芳、胡娜、吴德彦等30多位著名诗人、刊物主编走进黄甲。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金铃子:过双流4章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